欢迎来到 - 孤月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难过日记 >

日记本里的感情故事

时间:2018-04-17 07:19 点击:
东方网-东方新闻-社会新闻-感情

  西震(化名)到报社找我讲述的时候,我正在赶稿子,没有时间,于是他留下了一本日记本,让我先看看。日记本属于一个女孩子,布面硬皮的那种。我翻弄那几十页本子,一行行娟秀的小字,整齐地码放在一页接着一页里,戛然而止的地方,留着两行省略号,像滴不尽的两行泪。

  几天后,我约他见面。

  窒息

  今天我在聊天室和他聊了很久。他把网名改成了“爱上空气的鱼”,我猜他恋爱了,我问他,你爱上谁了?他说:一个小女孩。

  男人,尤其上了年纪的男人都会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格外有好感。他不同意,他说,就算那个小女孩现在真的年纪大过他,他也爱她满布皱纹的脸。

  我心里有点难过,我多么希望,有那么一天,我已经皱纹满脸,韶华不再,依然会有一个男人对我说:“我爱你满布皱纹的脸。”

  9月27日的日记

  茜梅(化名)很美,那一年她刚刚21岁,像含苞待放的花朵,青春在她脸上绽放出华丽的光彩,她说我长得很有趣,像陈佩斯,但是小了两个号。我只用了她说这话的几秒钟时间爱上了她,从此,我像一条鱼,没有她的声音没有她的气息,我就会窒息,原来这份爱那么重,像空气。

  我和茜梅第二次见面的时候,我说我认为这是一段网恋,但她不这样认为,她说,第一,她还没有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了我?第二,她是在真实生活里和我相见以后才决定交往的。我不在乎她怎么认定我与她之间的关系,但是我相信她是爱我的,因为,我爱她爱得真切,更因为我不是一个有资格和她恋爱的男人。

  我有妻子,妻子是一个淡定的人,我就没有见过她发火。记得我们相亲的时候,我说你长得还可以,她说你长得也可以,我说我觉得我们结了婚以后肯定不会吵架,因为我是个不喜欢与人争执的人,她说,我也是。

  现在回过头去想,为什么和她结婚?可能就是觉得她不是一个会和我吵架的人,我也不是一个爱吵架的人,这样的婚姻,一定无风无浪,我们可以相安无事到白头,还求什么呢?

  可是,茜梅点燃了我从来没有燃烧过的火焰,这火焰要把我们都吞没。

  “我知道要是和茜梅发展下去,等待我的会是什么,可是我克制不住,那是一种掉进淤泥里的感觉,明知道要死,却无力自拔。”西震狠狠地吸烟,他的脸在烟雾后面,阴晴莫辨:“而我还是自愿跳进去的。”

  我和茜梅见面不多,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约她出来。可是想见她的心却像被操控的木偶,思念的手指一动,我就想奋不顾身地冲出去。

  妻子性格刚强,我却是个有点懦弱的人,所以她主外。在城市里谋生不易,而她从不埋怨,勤恳地为我和孩子劳碌着。她赚的比我多,自然比我忙,所以,更多的时候我是钦佩她,也希望能多为她做一点事,比如洗衣烧菜。外人看来,我是个难得的好丈夫,妻也骄傲。可是她不知道,每夜我在枕侧辗转难眠,却是为了另外一个女孩。

  像是特意为我安排,妻子要去北京进修两年。她刚走的时候,我像热锅上的蚂蚁,机会来得太快太突然,搞得我措手不及,我整天泡在网上等茜梅出现。茜梅问我,天天泡在网上,孩子怎么办?她知道我爱人去进修了,这是我特意告诉她的。我说请了保姆。她无言。

  爱人来电话,问孩子怎么样,我怎么样?最后,她吞吞吐吐地问我,是不是想念她?我含混地说:“都老夫老妻了……”

  沉迷

  我从来没有这么感动过。为了我,他专门买了一套小公寓。他说,他只是想能单独和我呆上一会。我问:你妻子怎么办?他说:孩子还小,我不能离婚。我在心底狂喊:那么我怎么办?我们怎么办?

  我没有正式男朋友,我想如果他对我说他爱我,如果他离婚,我会跟他在一起的,哪怕他有一个女儿。可是,他从不说,于是,我也不说。

  11月25日的日记

  我和茜梅开始经常一起吃晚饭。晚饭过后,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我可以牵着她的小手,一直送她到她单位的宿舍楼下,偶尔,我还可以有幸上去坐坐,喝一杯热茶。她跟她的舍友介绍:“这是我朋友。”说这话时她总看着我,我很希望她在朋友两字前面加上一个“男”字,当然,这只是奢望。

  妻子打来电话,说武汉的房价要涨了,不如做点投资。我说好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于是我选了一套小公寓,和妻子说了,她说这样很好,略微装修布置一下,一定有很多单身的人愿意租。

  房子布置好了,我带茜梅来看,茜梅说很好,左摸摸右看看,说道:“什么时候,我能有这么一套小房子就好了。”我想告诉她:这就是我为你买的,如果可以,我愿意让它属于你。

  茜梅在聊她工作的事,而我在想怎么样开口说我想抱抱她。茜梅要走了,我忽然慌乱起来,喃喃自语着,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就在她起身的那一刻,我鼓起勇气拉住了她的手,我觉得心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,我说:“我能抱抱你吗?”茜梅震了一下,她望着我,我轻轻拉她到怀里,然后,紧紧地拥住了她,辗转着,我希望我能揉她到我的身体里,从此合二为一,永不分离。

  那一晚,她睡在我身边,我没有碰她,我看了她一夜。

  逃离

  送我到公司,他转身离去,看到他单薄软弱的背影,我好想跑上去抱住他,告诉他,我是那么的爱着他。

  我知道我们没有将来,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倦怠无力。我觉得,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。网上没有他的身影,我给他拨了电话,他没有接。

  2月14日的日记

  我和茜梅频繁地在一起,吃饭,看电影,手牵手去逛街,我像一个18岁的大男孩儿,胸中是漫溢着澎湃的激情。

  两个多月蜜月一般的生活之后,我渐渐平静下来,我忽然觉到了罪恶感。我的小女儿已经到了天天要缠着我的年龄了,她搂着我的脖子要我陪着她,今天晚上不要出去。妻子每个星期都会打来电话,问寒问暖。她说大半年没见我了,过两天就回来好好陪我们几天。我洗了澡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觉得好陌生,那被热情烧红了的眼睛,还有嘴角抹不掉的得意,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嘴脸呀?

  妻子回来了,第一次,她主动投进我的怀抱,我一哆嗦,忽然觉得天空那么明朗,而我,像一只丑陋的黑蚂蚁,在万丈阳光下,无以遁形……

  我逃离了网络,也不接她的电话,茜梅就这样离开了我的生活,连一点回响都没有。似乎她在一座宫殿里,我登门踏访,她才见客,我不登门,她便寂寞空庭。但是我想,她是不会寂寞的,因为,她年轻漂亮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